“京師鎖鑰”古北口:長城的咽喉要塞之一


編輯:北京國旅 來源:互聯網 發布時間:2019-12-16 16:55:22


 ▌高文瑞

京城之北,崇山峻嶺,其中多有古道。古人云:大道為關,小道為口。古北口位于京城東北,不像居庸、山海一樣稱關,雖為小道,戰略地位卻尤為重要。

自幽州始,直至成為都城,歷經南京、中都、大都、北京,古道在北京地區的作用日益突出,成為兵家必爭之地。清代成書的《密云縣志》上說:“京師北控邊塞,順天所屬以松亭、古北、居庸三關為總要,而古北為尤沖。”順天即順天府,指北京。

“鎖鑰憑天險,因山戍壘成。千盤蛇陣勢,十里馬蹄聲。”坐落在燕山山脈的古北口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,有“京師鎖鑰”之稱,是長城的咽喉要塞之一。自古以來,古北口因其蟠龍山、臥虎山兩山雙峰壁立,潮河、湯河穿鎮而過,被譽為“地扼襟喉趨溯趨,天窗鎮鑰枕雄關”。

古北口見證了幾代王朝的更迭,迎來送往過多少皇帝,不好統計;發生過大小多少次戰爭,難以說清;蘊藏著多少故事,沒人說完。隨著對長城文化帶了解的增多,筆者前去古北口探尋的欲望日益強烈。

古北口北城門

古北口曾稱“鐵門關”

走101國道,自密云城區向北60公里,長城在此被截斷。路邊存有一段殘墻,一側有河北省立的萬里長城碑和明代長城碑,一端是北京市立的古北口甕城碑。國道與大河并行,潮河把山切成兩半,分出臥虎、蟠龍。向西望去,躍過潮河,臥虎山上長城連綿,敵樓相接。貼著河岸,有兩座空心敵樓,上下錯落,緊密相連,建筑獨特,被形象地稱為“姊妹樓”,為萬里長城獨有。此樓曾經先后毀壞,現今已經修復。向東則緊貼山崖,這是蟠龍山之尾。

站在寬敞的國道旁,看著通衢大道,想象不到過去的地形如何狹窄與險惡。清代編修的《畿輔通志》說:“古北口關在密云縣東北百二十里,兩崖壁立,中有路,僅通一車,下有深澗,巨石磊砢,凡四十五里,為險絕之道。”小道兩旁,山石如何“壁立”,巨石如何“磊砢”,還需仔細體會。宋代蘇轍出使遼國,經過此地,深有感觸,作有《古北口道中》詩:“亂山環合疑無路,小徑縈回長傍溪。仿佛夢中尋蜀道,興州東谷鳳州西。”描寫的便是當時景象。

古北口地處險要,幾個朝代都極為重視,金代就曾在這里筑城,并把城門包上了鐵皮,更為結實,于是有了別稱“鐵門關”!恫缴剿洝分杏忻鑼懀“川之兩傍筑垣立臺,東臺下有鐵門關,為出入道,常扃鑰不開。” 門上有鎖,平時緊閉不開。這里是游牧與農耕文化的分界,往來無多。明朝初年在此建起關口!端逆側P志》記:“古北口關,洪武年建,通大川,平漫,通眾騎,沖。”關口門外,再建甕城,長寬各有幾十米,依山據山勢,形狀不很規則。別看甕城面積不大,在冷兵器時代卻極具軍事意義。敵軍想攻入關門,須付出極大代價,困在甕城還會被圍殲。

古北口姊妹樓

明初,朱元璋派徐達等修筑居庸關、古北口、喜峰口等處的城關。明洪武十一年(1378年),明太祖令徐達建古北口關城,并在北齊長城基礎上砌石塊以增強防御能力,加修關城、大小關口和烽火臺等關塞設施,并增修門關兩道,一門設于長城關口處,僅容一騎一車通過;一門設于潮河上,稱“水門關”。從此,西北的居庸關、東北的古北口就成了北京的兩個重要門戶。

古北口兩山夾持,極為險峻,城墻從山上婉娫而修,狀似長龍,連接起潮河上的水關。關口處再建起甕城,城門即使不包鐵皮,依然防御牢固,水泄不通。當年站在東臺上,可以俯看全城,觀察關外。如若時光能倒流,會看到太多的故事。遙想當年,總督等眾多明軍將領站在高處,軍士排列在城墻上,擊鼓吹號,震天價響,以示聲威。這是多么宏大的場面,拍成電影也很有氣勢。

明代駐軍在潮河兩岸、城墻上各建敵臺。我查看過舊時圖片,比照著望向東側崖頂,上有一很不起眼的小土堆,那就是東臺。舊時東臺高大,因南面有五個箭窗,俗稱大五眼樓。城墻自山上陡然直下,雉堞也呈大角度接續下來,連接起甕城。國道旁的這段城墻便是甕城南墻,為東西向,由青磚壘砌,內里包著舊時的磚墻。斷開處以前應是甕城的南門。甕城是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因建造房屋而被拆毀,現今甕城內是一片空地,堆放著沙石,也可以停車。

河北一側應是甕城西墻,為南北向,毛石壘砌,向東彎去,有幾十米長,兩米多高。向北應是甕城的西門,兩座城門都很窄小,現在已是寬敞路口,進去便是河北省的關門村。街道兩旁是民居,還開有飯館。向北上了山坡,在民居房后,還有城墻,延伸得很遠,這是長城的支墻,城磚古舊,內里為夯土。村民介紹說,這里過去是關口,有三個名字:關門、水門、水門洞。這些口口相傳的名稱說明了過去的狀況,此處不僅是關口,臨著大河,還建有水門。后來查詢資料得知,水關在清代時便被沖毀。

 古北口長城墻體殘存著抗戰時的彈坑。 攝影:新華社 牟宇

明朝中后期,軍力漸弱,無力出擊,轉為防御,更為注重長城的作用。名將戚繼光在修復古北口長城時,不僅保留了北齊長城,還在長城墻外加砌了城磚。山口要沖處,建起空心敵臺,高或三四丈,廣或十四五丈,緊要處間距較小,緩和處間距較大。所以現在看敵臺間距,便能知當年軍情的緊要程度。兵力部署也不一樣:每個敵臺設百總一人,主要負責殺敵戰斗,設臺頭副二人,主管武器輜重后勤保障,五個敵臺設一把總,十個敵臺設一千總,指揮戰斗。古人也考慮了通訊聯系的重要:相隔一二里,鈴柝之聲能夠聽清楚為一墩,每墩由五個士兵負責瞭望。每路設傳烽官一人,有敵情便燃起烽火狼煙,左右分傳,速度飛快,瞬時數百里皆能看見,及時做好戰斗準備。這些軍事防御謀略,可謂面面俱到,無懈可擊。

古北口曾稱“奚關”,蓋因古時古北口之外為奚族聚居區。唐代還稱過“北口”,或“虎北口”,山西也有同名。古北口經歷了太多的戰爭,自古不斷。北齊開始在這里修筑長城。唐朝在此設有古北守捉,屯兵駐守!度障屡f聞考》:“唐書:檀州燕樂縣有東軍、古北二守捉。北口,長城口也。”古北即指古北口,守捉是設兵戍守的軍事名稱。唐時的北京稱幽州。唐莊宗奪取幽州,派遣劉光浚攻克古北口。后來遼太祖奪取山南時,也是先攻下古北口。金朝滅遼,大破遼兵于古北口,大敗宋兵也在古北口。元文宗時爭奪皇位,幾次屯兵戰斗于古北口。明朝大將徐達攻入京城,元順帝深夜打開健德門,向北逃去,太子也率領侍衛兵出光熙門,向東“走古北口,趨興松”而去。至明代,北方敵軍多次侵入古北口,最為突出的一次是嘉靖二十九年(1550),蒙古韃靼俺答部突入古北口,長驅南下,兵臨京城,使得“京師大震”,之后向昌平的明陵,東循潮河川,再由古北口出。一入一出,皆擇此地。

楊令公祠    文中圖片除署名外均為高文瑞攝影

將軍樓房留下日軍罪證

古代戰事繁多,時隔久遠,已經不可能看到遺跡,但現代戰爭的殘存仍極為醒目。自蟠龍山之尾,沿著長城向東,將軍樓并不遙遠,有小道可以登上。長城已經殘破,墻體多處坍塌至山頂,沒有維修,依然是舊時的樣子。這樣也好,可以尋找過去的痕跡。

思緒回到了1933年,古北口響起了華北抗日戰爭的槍聲。日本鬼子由東北侵入熱河,進一步向南侵犯古北口等長城關口。中國軍隊先后有4個師參加抗戰,前后歷時兩個多月,經過激烈的戰斗,被迫撤出古北口,史稱古北口抗戰,被日方稱之為“激戰中的激戰”。有統計,日軍傷亡5000多人,中國守軍傷亡8000多人。古北口抗戰雖然以失敗告終,而作為長城抗戰的主戰場之一,有力地打擊了日本侵略者,阻擋了日軍直下北平的道路,保衛了平津,意義重大。

眼前的城墻,成片壞損,這是被炮火轟毀的。再到磚上細尋,找到了一個個密集的小圓洞,這是機槍留下的彈孔,可見戰斗的激烈。在山上荒草中細尋,是否掛有衣片,那是十七軍第二十五師師長關麟征沖鋒在前,被手雷炸傷留下的;在黃土上查看,是否留有血跡,那是一四五團團長王潤波犧牲時流下的。中國守軍高級將領身先士卒,戰至如此,可以想到戰斗的慘烈程度……

將軍樓呈正方形,分上下兩層,樓南北各開有4個箭窗,東西各開3個箭窗,在西門口墻上,有文字磚,上寫“萬歷五年墻子路營造”,這是當年的建樓時間和制作標記。進到樓內細尋,在北面墻上發現字跡:“步兵十七連隊占領”。當地人說這是日本鬼子刻的,漢字寫得生硬,在橫豎的筆畫中,讀出了猙獰的狂笑。中國的長城,記錄了鬼子暫時的得意,也記下了侵略的歷史,再也涂抹不去。二層房頂有個圓洞,為炮彈炸毀。有磚梯可以登上敵樓,箭窗多有損壞。從上面再看這個大洞,正在敵樓頂部中間,有資料說是飛機投彈所致。那時沒有精確制導,只有飛得很低才能炸得這樣準確,若真如此,可見當時日本鬼子有多么猖狂。中國軍隊武器差,裝備對比懸殊,是在用血肉之軀筑起另一道長城。

站在將軍樓頂,四面遠眺,群山一覽無余,沿著山脈,向西可以看到對面的臥虎山,古北口城也在山下。向東可以看到二十四眼樓,是蟠龍山長城最東面的一座敵樓,處于制高點,分上下三層,頂層周圍是垛口,共有24個箭窗,俗稱二十四眼樓。據說當年戚繼光曾經在那里辦公。而眼前的二十四眼樓殘缺不全,只剩一面墻體挺立在城墻上,清代大地震曾有坍塌,抗戰時又被日本鬼子炸毀。炮彈只能炸壞墻體,卻炸不斷時間與空間。戚繼光曾被譽為抗倭名將,在天有靈,定然挺槍立馬,橫掃千軍,相隔幾百年,能與關麟征師長神會于此,共同抗擊倭寇,留下英名。

北關營關口有屯軍

過去古北口駐有重兵,營房在城內。城墻“下有小城,曰北關營,二門”。古人云:屯軍曰營。由甕城向南1里有營城,緊守關口。此城堡長約170米,寬約150米,形成矩形,F在南門已無,一側僅存白灰勾縫的殘磚。旁邊有文物保護石碑。西門保留的要多些,墻約有3米多高,白灰磚縫,十分整齊。東墻也有殘存。城里有多條胡同,對著西門的稱為主街,對著南門的稱為十字街。村民不僅住在古城里,城外也有,也分出街道。城外是南門街,兩邊蓋滿了房舍。

南門正對著的是玉皇閣。玉皇閣一般是城堡的最高建筑,此城較小,沒單獨建閣,建在北城墻上。玉皇閣是全城的制高點,在此處可以看到北面的山勢與長城。磚階古舊,磨損出的凹坑顯示出年代久遠。玉皇閣三楹,新近做了維修,門窗梁柱油飾一新。當地人說,城內還有小老爹廟,已經拆毀,因玉皇閣地勢較高,曾為置放物品的倉庫,得以保存。東西兩側還有比較完整的北城墻,約有幾十米長,毛石壘砌,與玉皇閣月臺等高。

北關營現在稱為上營。古北口村太大,所以成立了三個居委會,上營為一,因在村北,稱北頭居委會,有如城鎮的建制。在南門城外,有一處房子地基,石塊壘起幾十厘米高,面積有幾十平方米,內里種著植物,既不拆除,也不蓋房。原來這里曾是日本鬼子的營房。古北口抗戰后,這里一直被日軍占領,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。多年來一直保留,現在石塊砌得整齊,應是有意保護,讓實物記住那段日軍侵略的歷史。

洪武十一年(1378),明軍在蟠龍山下建起城堡。城墻筑于山頂之上,跨山建成,隨山勢起伏,蜿蜒曲折,呈不規則的多角形,古時地圖畫成六邊形。明朝詩人唐順之用詩比喻:“諸城皆在山之坳,此城冠山為鳥巢。到此令人思猛士,天高萬里鳴弓綃。”鳥巢形的描寫極為形象。光緒《密云縣志》中記為“三角棱形”,可能貼近實際。

城池規模宏大,周長4里310步。步是明代長度單位,一步約等于5尺,這樣算來,城墻近于5里長。城墻高5米,設東、南、北三門。城開三門,因城是多邊形,東、南二門不在正向,南門面向西南,東門面向東南。三個城門形成了三角形。城墻也特殊,陡峭處以山石壘成,平緩處以條石為基,青磚包砌,因山就勢,磚石共用,便有了“內看無城,外看有城”的效果。城堡由明朝大將徐達策劃建造,成為軍事防御指揮中心,駐兵防守!剁茌o通志》中也把古北口城稱為營城,并形容“雄踞山巔,至為險峻”,可見勢之雄偉。

想觀城之雄偉,要到城南,那里地勢偏低,站在路邊,能看到兩側城墻在山上起伏,高矮不一,斷斷續續。想象中,這可能是古人觀城的位置之一。當年城墻連成一體,立于山間,阻住山口,確實壯觀。

古城南門高3丈,上建門樓,券門上有“古關”石匾。南側有溪水流過,曾建水門。如今城門一側還存有一段墻體。站在低處仰望,殘墻直立,且建在山石上,更顯得高大。南門外有碑亭,上書“長城抗戰古北口戰役紀念碑”,文字是1997年7月何魯麗題寫,以紀念1933年那場艱苦卓絕的抗擊日寇的戰役,F在的南門只是個路口,貼著山石拐入,可以進城。

向北一路上坡,見到了北城門,志書中稱“亦曰北門坡,亦稱營城”,上有門樓,更顯高大。不知是否因志書中稱北門坡,所以在重建北城門時墊高了這條路。城門旁有長城碑,寫著“古北口鎮城”。城門外建有甕城,從志書上看到:甕城門開于東北側,對著藥王廟,毀于1933年侵華日軍炮火。北城門亦毀。北側立有頂門石,為旅游者盡可能多地提供實物。

楊令公祠為遼人所建

對著北門的是一組寺廟群,包括關帝廟、藥王廟、菩薩閣,統一建在高臺上,俗稱“兩步三座廟”。藥王廟面闊三間,進深二間,始建于明朝,為祈福健康之處。關帝廟與藥王廟并排而建,面積格局與藥王廟相似,意為保佑城堡。觀音菩薩廟在臺階上。臺階另一側是龍王廟,以求風調雨順。廟內有戲樓,還是當年舊物,據說慈禧曾在這里看戲。戲樓外有琉璃影壁,是否沾了皇家在此看戲的光,影壁才用上琉璃建材呢?寺廟木牌上注釋:1966年拆毀關帝廟、藥王廟,只有關帝廟山門、戲樓幸免。

寺廟群雖為新建,但在藥王廟門前廊下,新墁的磚地上夾有舊磚,這是在修建時特意保留下的兩處清代舊物。站在寺廟內,抬頭就能看到古時的城墻。城墻上長滿黃苔,極為少見。古代城墻常年雨水風霜,多留下黑跡,而黃苔更顯古意。仔細觀看,墻面留下許多槍眼,那是日寇子彈的罪證。

甕城外還有一座財神廟,建于清朝道光元年(1821)。里面供奉著比干、范蠡和關羽。財神廟在“文革”時用做生產大隊的倉庫,得以保持原來的樣子,舊物極為難得,現已進行了修繕。

再向北有楊令公祠。楊令公即楊業,又名楊繼業,為北宋名將,而祠是遼圣宗耶律隆緒所建,讓契丹將士以楊業為榜樣,以緩和大宋將士對契丹的矛盾,團結大宋人民。宋代蘇轍對此祠頗有感慨,詩句中有:“馳驅本為中原用,嘗享能令異域尊。”能讓對手敬佩,這是許多英雄難以享受到的。祠在明代重建,光緒《順天府志》記:“楊令公祠,在古北口,祀宋楊業,遼時已有之。明洪武八年,徐達重建;成化十七年,鎮守監丞許常、都指揮王榮重修,敕賜名威靈廟。”廟宇曾有敕賜,之后于清代還有過多次修建。民國時期,馮玉祥將軍駐古北口,做過重修。1963年也曾修過楊令公廟。“文革”初期搗毀塑像,拆毀山門及前后兩殿。1993年按原貌進行了復建。

自胡同一端望去,能看到楊令公祠。山門外墻上,書寫著“威震邊關”,東面墻上寫著“氣壯山河”,每字約高1米,極為醒目。祠院不大,精巧古樸莊重。兩進院落,分前后兩層大殿,灰筒瓦硬山頂,有左右廂房。前殿供奉楊令公及八個兒子,上懸匾額“真正無敵”,筆力剛健,出自馮玉祥將軍之手。門柱上有兩副對聯,很有意思,一副是:“潘氏至今無葬地;楊家自古有宗祠”;另一副是:“何須執筆書衷憤;自有公平在世人”。后殿供奉佘太君及楊門女將。門柱上有一副對聯:“盡忠報國楊家將士驚天地;碧血丹心巾幗英雄扭乾坤”,F今每年舊歷九月十四日,當地百姓在楊令公的生日,要舉辦三天廟會,有唱戲的、扭秧歌的,還有擺攤的,周圍百里群眾都來趕廟會,十分熱鬧。



北京國旅
北京國旅
返回頂部
彩票浙江快乐12玩法介绍 股票配资利息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近100期 线上赌博可以赚钱吗 贵州快3一定牛走势图 四川快乐12选号心得 11选5前三组万能复式 娱乐电玩城娱乐 体彩七位数随机一注 理财平台有哪些可靠的 福建快3开奖一定牛